空舟师父澈丹徒【搞笑语录】

吐槽/反馈/建议:我的咸鱼心  爱发电-@wdssmq

语录作者:自扯自蛋。

豆瓣:http://www.douban.com/people/toonan/

【沉冰浮水(www.wdssmq.com)整理】

【师傅,那你相信西方极乐么?】【那都是骗施主们的。】

【师父,咱庙为什么叫遗寺啊?】【说来话长。本来叫义寺,就大方丈那黑社会师父取的,后来他死了,大方丈说这名儿太不禅了,就叫了疑寺。谁知那年起了瘟疫,正该是香火旺的时候,结果百姓都不来咱庙,就改成遗寺了。还有人提议叫逸寺,让大方丈否了,他说,蒙谁啊,你真那么逸还出什么家?】

【师傅,你法名为什么叫空舟?】【大方丈说我度不了人,也难自度,所以赐名空舟,由我自横。】【那我还跟着你干嘛….】【你执念太重,跟着谁也到不了彼岸,不如索性和我负负得正。】【为什么啊?】【你看,你总问为什么。】

【为师现赐你法号澈丹,取清清澈澈,圆润如丹之意。】【师傅,我又怎么着你了…..】【你知足吧,你师兄宨丹都没说啥。】

【师父,爱会超越性别吗?】【这是宏大的命题,有时会,有时不会。把门关上,窗帘拉上,熄了蜡烛。为师细说。】

【都看的很明白,都活得很不明白————空舟禅师与诸君共勉】

【徒儿,做人最重要是放下。你看那边上香的女施主,胸怀多么的宽广,雄伟,圆滑,饱满,有弹性……】

【师父,今天怎么哪儿哪儿都这么黑啊?】【澈丹,我们佛门中人,不要学人家针砭时弊。晨鸡报晓,昏鸦鼓噪,都在红尘里闹,你以为黑白的红尘就不是红尘了?活着的人就不是死人了?唉,去叫你师娘吃饭。】

【师父,七夕怎么过才有意义?】【念经。】【唔。七夕还念经。】【恩。不过今天可以念玉女心经。】

【师父,我从小就在庙里,我的亲爹亲娘呢?】【你怎么问这么俗套的问题?难道为师要告诉你我其实就是你爹吗?】【师父,咱们出家人,可不许玩儿伦理哏。】【你还跟我玩儿八点档狗血剧呢。】

【我师父和师娘早睡了,我师兄和师弟们也睡了,小北,你也已经睡了吧?我和想你也该睡了。】

【小和尚,你到底喜欢我吗?】【喜欢】【出家人不打诳语?】【出家人连肉都不吃连姑娘都不泡,他们的话你也敢信?我师父说,出家人的话都是诳语。小北,这话不是出家人说的,这是我说的,我喜欢你。】

【喂,我是师父……对……为师诵经累了。帮为师拿张碟片进来,放松一下……哪一盘……笨蛋!这大半夜的,难道为师还能看科学发展观么?……就那个上面标着东瀛的那盘……对……对……进来时顺便带卷纸巾……挂了啊……】

【师父,咱们和尚又不干正经事,怎么还那么多人能当和尚啊。】【本朝尊佛,会念个阿弥陀佛就饿不死。再说,干正经事的人总要把钱花在这些不正经的事上,都是应运而生,你不用过意不去。】

【那万一哪天本朝不尊佛了呢?】【出家人,不要学人家深谋远虑,深谋远虑,最后都净剩下虑了。当一日和尚撞一日钟,到时候实在不行咱就转型当道士呗,不就买个假发套的事儿嘛。】

【师父,我喜欢上比我大五岁的女施主了,怎么办?】【阿弥陀佛,爱情是没年轮的,年龄从不阻拦爱情。】【可我总觉她爱过很多,便对我的爱了无兴趣。我该怎么快点长大?】【无用 。先爱的那个人总会自觉卑微,怎么大也大不过另一半。比如师父,当年追你师母,无数劫难啊…不説了,我先去給你师母捏脚了】

【师父,我想看会儿电视。】【去吧。】【师父,没有电。】【哦,没电看不清楚是吧,那你点上蜡烛看吧。】【= =!可是,我想看超女总决赛。】【哦,那就是看电视节目了,节目是节目,电视是电视,下次要说清楚哦。】

【师父,师兄总打我。】【那你改法号叫“诳语”好了。】【为什么。】【出家人不打诳语。】【唔。】

【师父,如果地球爆炸了,会发生什么。】【恩,香飘飘就再也不能饶地球两圈了。】

【一切如梦幻泡面,有蒜就蒜,没蒜就算,观自在,望远山,一切有为法,当做如是观】【师父,我爱吃米饭。】【…..好了,今天的早餐,啊不,早课就上到这里吧。】

【沉冰浮水(www.wdssmq.com)整理】

【师父,你总叫我傻孩子,弟子真的很傻吗。】【傻孩子,你怎么会是傻孩子呢。】

【撤丹,听说你偷鸡被人撞见了?大白天就去偷鸡,你可真有创意。】【师父,没事儿,我说我是少林的。】【嗯,好孩子,鸡呢?赶紧给你师娘送去,出家人不能杀生。】【再说咱也不会炖啊。】【阿弥陀佛,这孩子,真可爱。】

【师父,每天敲木鱼木鱼会痛吗。】【傻孩子。为师每天都要做法事,法事也没有怀孕呀。】

【师父,我也想去西天取经。】【别闹。不是谁在路上都能遇到那么多性感的女妖精的。】

【师傅,《易筋经》听起来很牛逼啊,我想学。】【那是通过刺激经脉给自己带来快感的土办法,都是买不起大麻追不上姑娘的和尚才练的。】【我好像就是….】【可我不是,所以不会,哦耶。】

【师父,人生是什么。】【不可说。】【(第二日)师父,人生是什么。】【不可说。】【(第三日)师父,人生是什么。】【不可说。】【(第N日)师父,我天资驽钝。求您告诉我吧。】【那好吧,我告诉你吧。人生,是Life。L-I-F-E,Life。】

【师傅,你知道我在想谁么?】【昨天那个女施主。】【你怎么知道。】【我也在想。】【那你怎么睡得着?】【那是大方丈的闺女,想也白想。】

【师傅,想必我在庙里呆不久了,我怕我控制不住自己。】【还想她呢?】【嗯。】【那就别控制了,为师传你一套迷魂经。】【你怎么不用?】【此经一生一念,一念一缘,我已经有你师娘了。】【我靠,那我还是等等看还有没有更合适的吧。】【操,没用,都会腻的。】

【师父,其实那迷魂经你没给师娘念过吧?】【你怎么知道?】【我昨天听见师娘让你跪搓衣板儿来着】【…那是我们夫妻间的小游戏】【你怎么不念啊,念了师娘不就全听你的了么?】【这些伪科学的东西怎么能信,再说,她要是全听我的了,我们在一起还有什么意思。】

【师父】【嗯?】【那你为什么让我给小北念迷魂经?】【反正你也追不上人家,死经当活经念呗。万一成功了,证了这经,那得造福多少比丘僧啊,你这可是大功德。】【师父,要不是打不过你我就跟你拼了】

【师父啊,可是爱情本身不就是伪科学吗?】【谁说不是了,你看这些香客,求签,问八字,配星座,凡俗中人,贪恋的不就是这些个伪科学吗?他们要是都科学了我佛就没饭吃了。】

【师父,那什么是科学?】【这孩子,我要懂我还跟这儿呆着?闹什么闹。不过据说大方丈是懂的,他说,科学就是一花一世界,就是无限的轮回无限的远,就是谁也说不清楚的东西,就是比伪科学还伪科学的东西。咱们还是别想这个了,省得一不小心再真给顿悟了。】

【师父,好大风雨。】【澈丹,少做感慨。】

【师傅,为什么咱早上要敲钟啊?】【因为我们没养鸡。】

【师傅,和尚有自杀的么?】【有,但各寺都封锁消息,佛门已是逃避现世之地,你来了还死,传出去这不显得我们不专业么?此世不乐,来世就乐么?这些人真痴。】【那来世就一定不乐么?】【嗬,跟我抬杠?那你死去吧。】【你看你,辩经嘛,小心眼儿样儿。】

【师傅,你什么时候教我武功?】【佛门中人,慈悲为怀,大方丈有令,我们这种清净小庙,不可学少林喊打喊杀。为师传你诸般经义,读懂念通,内心强大,见着那些花拳绣腿的,舌灿莲花,灭他们跟玩儿似的。】【师傅,我懂了,知识就是力量。】

【咦?你怎么肿成了这个样子?又去调戏小北了?】【不是,少林的人打的。】【为什么?】【我跟他们舌灿莲花来着。】【唉,我说什么你都信,真可爱。】

【师傅,今天晚上我能不住庙里么?】【别装了,出去冻一夜回来和师兄弟们吹牛逼的事儿我也干过,想开点儿吧,色即是空。】

【师傅,其实我应该叫你师父才对吧?】【没事儿,输入法怎么默认的就怎么叫吧,随缘。】

【师父,你师父是谁?】【大方丈。】【他的呢?】【他师父就是咱庙的创始人,据说当年是混的,后来路上捡了本儿经,就拉了一票弟兄,占山为王,广结善缘,干起了这普度众生的勾当。】【咱庙还有这背景?】【不然你以为为什么我们还没被少林吞并?】

【沉冰浮水(www.wdssmq.com)整理】

【师父,小北和她娘为什么不住庙里啊?】【大方丈怕影响不好。】【那我师娘为什么就能住庙里?】【我一个出家人,还在乎什么影响。】

【师父,人家别的寺都叫方丈,为什么咱们得叫大方丈?】【这不显得咱大气么。】【那我以后就管你叫大师父吧?】【嗬,你在这儿等着我呢!】

【师父,清早听到一阵爆竹响。】【山下有人结婚。】【结婚为什么要放爆竹啊?】【想必是给自己壮胆儿吧。】

【师父,那你结婚的时候也这样?噼里啪啦,吵吵闹闹的?】【没有,我就让你空响师叔喊了两嗓子百无禁忌,比爆竹管用。】

【师父,空响师叔是天生这么大嗓门儿吗?】【不是,是机缘。空响刚来咱寺那会儿,一天半夜才回来,大方丈亲自去接他,为了表示友好,化妆成女鬼从天而降,空响师叔惊天一吼,一山的鸟都飞了,走兽都散了,就练成了。】【嗯,贞子和狮子王的故事…..】

【空舟禅师,我们两口子结婚三年了还没孩子,您给看看?】【你们要是想拜送子观音呢,往大殿走,左拐,要是想治不孕不育呢,还是上少林试试去吧。】

【澈丹,你到底为什么喜欢我?你要敢说喜欢一个人不需要理由我就抽你。】【小北,你看你,找什么借口,抽一个人难道就需要理由吗?用我师父的话说,这因果循环,报应不爽,都是事后总结的,当下心意起,想爱就爱了,想抽就…】(pia)【嗯,你懂了。】

【师父,空道师叔怎么也不留长发了?】【天儿太热。】

【师父,这么晚不睡,在这里叹什么气?】【为师夜观星象,紫薇冲北斗,白虎坐宫,东南角又斜刺出一道红光,想必…..】【想必怎样啊?】【想必,为师是饿了,你也饿了吧?】【….靠,去叫师娘起来煮点儿面?】【傻孩子,白虎坐宫啊,怎么敢叫…..唉,咱爷儿俩石头剪子布吧。】

【师父,那些来算姻缘的人,既然想要在一起,还算什么算?要是姻缘不和还真就散了?】【嗯,所以啊,为师每次为了给他们算出姻缘都要引经据典,一算再算,算出来为止。】【师父你真是积德行善。】【也不是,有时候为了回头客也往没了算。】

【空舟禅师,我上次求你算的姻缘,你说有戏,果然没两天我们就在一起了,可是现在我们开始吵架,开始冷落彼此,话题也越来越少,也不像开始那样一天不见就难受了,而且….】【这位施主,你要是想换一个,我可以再给你看看姻缘,你要是想情感咨询,解解心宽,可得另加钱。】

【师父,秋天快到了。】【…..】【师父,你说季节值钱吗?】【…..】【今天少林寺有人摆喜酒,师父,你说喜酒值钱吗?】【…..】【今天咱们寺还做了两场法事,师父,你说人命值钱吗?】【…..】【师父,你怎么不说话?】【今天为师牙疼。】

【澈丹,你看为师胖吗?】【胖。】【那你看你师娘胖吗?】【看着胖,说出来就不胖,必须不胖,一定不胖。】【那你看小北胖吗?】【这个不重要。】【嗯,这就叫色即是空。】【嗯,也叫实事求是,具体问题具体分析。】

【师父,最近怎么不给我讲经了?】【为师最近心情好。】【那意思平时都是拿我解心宽呗?】【你装什么不服气,你最近问过为师经吗?这证明你也心情好。】

【师父,你说说这世道……】【不说。】

【小北,我给你写信好了。】【你有话不能直接说吗?】【我怕你听不懂。】【那我就能看懂?】【看不懂我再给你讲呗。】

【师父,今日山上好大雾啊,望不出去。】【没雾你就能望出去吗?瞎望什么,留神脚下。】

【师父,昨夜雷声好大啊。】【嗯,也不光是雷,你空响师叔跟丫对着喊来着。】【喊什么啊?】【“你小点儿声!你小点儿声!”大概就这句吧。】

【后来雨停了,雷歇了,你空响师叔就笑了,说了句阿弥陀都服,你不服?哦耶了一下儿,就睡了。】【我说他今儿怎么看谁都笑,得意洋洋的。】【那是嗓子喊哑了,要不早显摆上了。】

【澈丹啊,你这心里老挂着小北,已成执迷不悟之势,长此以往,怕是影响修行。】【那怎么办啊?】【你还是得找小北求解脱。】【…..我要这么求,她非打死我。】

【沉冰浮水(www.wdssmq.com)整理】

【师父,空言道何以弘道?我得跟空道师叔学学空手道。】【嗯,这上联儿不错,你自己能对出下联儿来我就让你去学。】【靠!】

【靠什么靠,你空道师叔倾心儒学,虽是武艺超群,但一身文人毛病,就爱对个对子,你早晚都得学】【佛理实相中,本来一切空, 无生无死无去无来,哪有个相对?师父,你竟然让我学这等有悖佛理的小技。】【哪儿那么些废话,让你学你就学,过年写写春联儿也能挣点儿零花钱】

【师父,夜里常闻鬼夜哭,你给念念经超度超度呗。】【那不是鬼,是你空响师叔失恋了。】

【澈丹,我想要个钻戒。】【小北,等等吧,等我再修行两年,你把我烧了,舍利子比钻戒值钱。】

【师父,今天少林那和尚跟你嚷嚷什么呢?】【他问我们遗寺怎么能取消了坐禅。】【坐即非坐,禅即非禅,禅怎么能坐出来,坐出禅来又怎么样?师父,你是用这套胡搅蛮缠收拾他的么?】【没,我就问他痔疮好点儿了没有。】

【师父,你看这云舒云卷,刚刚还是半明半白,忽然就黑的遮天蔽日了,唉,佛法非法,有常无常,佛祖都是如来,不能如去,师父,就算是你,也不能知道未来是何形状吧?】【你要再不赶紧去帮你师娘收衣服,为师确实不知道你会被打成什么形状。】

【师父,空道师叔那迂夫子样儿,肯定不能教我日本脏话。】【你这样,趁他不注意抽他一下,记住他说的第一个词。】(pia)【操!你打为师干嘛!】【我试试效果。】

【澈丹,怎么又和你宨丹师兄打架了?】【师父,那不是打架,是切磋。】【打不过就说切磋,嗯,你这功夫没白学。】

【小北,你找我?】【嗯,我们…我们在一起吧!】【….你又跟人打赌输了吧?】

【师父,为什么我喝完酒老是腿疼啊?】【你喝完酒老是踹墙。】【……你怎么都不拦着我点儿啊!】【是你自己说非踹死它不可的,等你哪天踹死它了就不腿疼了。】

【师父,头发既是烦恼丝,要它有啥用】【给理发的一点事做】

【小北,你生气的时候就拿我当出气筒吧,就像我生气的时候,拿我当出气筒一样】

【小北,你知道吗?明天就是世界末日了。大地下沉,天空崩塌,冰山熔化,洪水泛滥。世界将走向毁灭,所有生命都难逃此劫,没有人可以幸免,万物都不再重生,再也没有希望,再也没有明天……所以,好了,我现在可以亲你了吗?】

【师父,为什么你很少跪拜我佛?】【和你师娘在一起后,跪搓板还少吗?我又不是受虐狂】

【小北,师父教我很多蒙事的法门,大都太难,我只学会了掐指一算,掐你的指一算,一算再算,愣算也要算出一段姻缘。】

【师父,我晚上还是睡不着,还是想小北,也想些其他有的没的的事,不停喝水不停上厕所,折腾折腾天就亮了。】【为师昨晚也没睡着,听见你的响动了,不过我夜观星象,总觉得你是吃咸了,和小北关系不大。】

【小北,你喜欢点什么呢】【集市那个古玩店的银花钗好看,那个玉镯子也不错,还有那把丝绸扇子…】【小北,你也知道寺里福利不好,你能不能喜欢点便宜的东西】【有啊,你啊】

【师父,师娘喊你吃饭了】【你们吃吧,我今下午打了两个鸽子,到现在还撑着】【我说难怪最近怎么老联系不上小北,原来给你搞断线了!】

【小北,他们都说我很能喝。我今晚把子丹师兄给喝趴下啦,把曹丹师兄给喝趴下啦,把汝丹师兄给喝趴下啦,我一想到你,我也趴下啦】

【师父,人生的意义是什么?】【就是寻找意义】【师父,意义是什么】【就是把有限的生命投入到无限的给自己找茬中去】

【沉冰浮水(www.wdssmq.com)整理】

【师父,你和师娘一路走来的感触是如何呢,你比较有经验,来给我参考参考】【两个人在一起呢,时间越长久关系就越深入】【师父,你这不跟没说一样吗,具体点】【具体就是相互的关心会越来越具体】

【师父,你和师娘之间相互的关心就是如何】【傻小子,深沉的你听不懂,非要我扯点直白的?】【师父,这又不是讲经,生活化一点的好】【是这样的,初阶段问的是“你心情靓不靓”“最近啥烦恼”,之后问的是“这猪肉贵不”“这衣服好看不”,到后来就是“你痔疮好了没”】仿扯经

【师父,我又被小北打了】【嗯哼】【我说我想亲她】【你小子大胆啊】【她说不要脸,然后我就亲了她的嘴…】

【师父,到底一个人怎样才会喜欢另一个人呢】【投缘】【难怪小北不理我,我头比较扁】

【师父,什么时候还闭关呐?】【戒了】

【师傅,一切如梦幻泡影,可在梦里我还有哭有笑,甚至还有了一头长发,梦幻泡影虽易逝,也比这循环往复的无聊强太多了。】【你睡醒了再跟我说话。】

【师父,听说你和师娘试过整一个月没说话】【嗯,没机会打断她】

【澈丹,少林今天有建寺不知道几百周年的庆典,大宴群僧,你代表咱们遗寺去看看。】【师父,你不是最讨厌他们吗?】【所以才让你去啊。】

【得了吧,你不就是为了以后还卖他们油漆吗?】【…..嗯,俗话还说了,让你去你就去,哪儿那么多废话。】

【可是大宴宾客啊师父,你不去吃好吃的吗?】【年少无知,大宴宾客能有好吃的吗?尤其是少林,肯定是一大堂的绿光,别废话了,吃饱了赶紧出发吧。】

【澈丹,回来啦,庆祝的怎么样啊。】【还能怎么样,先是少林寺方丈讲话,然后是长老代表讲话,然后是官府代表讲话,再然后是各地来宾代表纷纷致辞,我出来那会儿正敬献匾额什么的呢。】【嗯,幸亏为师没去,要不非敬献个花圈恶心恶心他们。】

【师父,小北不待见我,是因为我长得难看吗?】【你不难看,就是长得挺热闹的,还有你这个鼻子,也太抢戏了,还有你这个眼睛…..】【…..师父!你以为你长得很好看吗!】【没有啊,可是你师娘不嫌弃,你比得了吗?】【……..】

【小北,你不待见我,是因为我长得难看吗?】【咦?你应该问过我这个问题吧。】【没有吧…..】【那就是说,你真的是现在才意识到吗?】

【师父,又下雨了,哗啦啦响成一片,反而好静啊,心里也静。】【嗯,这种天气,尘世镇定,容易让人忘记世间疾苦,但也容易自寻烦恼。】【是啊,比如我就会特别想小北…】【嗯,比如为师关节就会特别疼。】

【师父,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是什么意思?】【和小北认识了这么久,你还没有体会吗?】

【师父,今夕何夕?】【澈丹,这是一个感叹句,下次别用疑问语气了。今夕十月初二,立冬了,快睡吧。】

【师傅,听说出互联网反垄断法】【你说最近火热的?】【恩】【这事不靠谱,你去问问中石油】

【师父,我觉得喝完酒以后心思很明净啊,你给我讲段儿经吧。】【心思明净还听什么经。】【那我给你讲一段儿吧。】【你赶紧睡觉吧,要不想想小北也行,别在房顶上站着了……】

【你是某一夜某一句的铁口直断,你是安稳如此,你是酒后,你是梦醒,你是未曾明了,你是时光平淡,你是阅后即焚,你是祸起波澜,你是文艺腔,你是历久弥新,你是空降的绝望,你是夜半,你是未遂,你是穿过人群的那些,那些以及这些。】【你是谁?】

【小北,咱们在一起也有一段日子了,为什么…..不让我亲你啊?】【怕破戒。】【…..你….守色戒啊?】【不是,荤戒。】

【沉冰浮水(www.wdssmq.com)整理】

【师父,有杀气!】【别喊,你师娘后院儿帮咱们杀鸡呢。】【杀个鸡这么重的戾气…..】【可能是给咱们俩看呢吧…..】

【师父,那些能够代替我所受的痛苦、烦恼的东西有吗】【对更弱小的东西进行攻击。】【那小北有痛苦和烦恼吗】

【澈丹,以后在我讲经的时候,你别老问我问题,要肃静】【知道了,师父,我也觉得打扰师兄们睡觉是挺不好的】【阿弥你个陀佛,主要是你问的那些问题我也不知道怎么回答】

【师父你今天不在,师娘来闹,要你把小金库交出来】【全寺上下都守口如瓶了,怎么还是给她知道寺里提高待遇的事儿呢,是不是你小子告的密】【她瞧见好些个道士和别寺的和尚来我们这儿皈依了】

【师父,我心中有百般苦闷的情绪不能抒发,老被牵着走】【一切随他去,世间自在人。我觉得这无非就是少年烦恼,别要执念】【师父,你要是我这年龄不也跳不开】【那不是,我没你这么年轻就出家,而且你即使有万般情绪也要在外人装大彻大悟,我告诉你,这也是职业道德】

【师父,咱寺里有没些人物,比如隐在藏经阁里武功高强的扫地僧之类的】【坊间的武侠小说看多了吧你,那都是骗小孩儿的神话,别当真】【不是啊,我看空残师叔那腿脚就长得挺霸气的,该是练过什么了得的武功吧】【那只是小儿麻痹症】

【师父,咱寺里不是规定不收残疾人吗,那为何空残师叔小儿麻痹也收】【大方丈觉得他打坐厉害,双腿一盘坐上十天半月你行吗?这也是特长来着】

【师娘,小北就生日了,陪我去集市给她买个礼物吧】【澈丹,还是你心思活络,你师父以前送我的无非就是木鱼与佛珠,了不起就送个禅杖】【我也觉得寺里的佛珠品种不多,才想着去集市挑个好看点的佛珠】

【小北,我想把我最纯洁的喜欢都给你】【剩下那不纯洁的喜欢你打算着给谁?】

【小北,我昨晚把少林的俩家伙给打趴下了,厉害吧】【小和尚,你吹牛也给我吹个清新脱俗一点的,还有,我最讨厌你们整天打打杀杀的,闲着没事绣个花你说多好】【我还没说完呐,其实我也就是做了个梦】

【小北,你说要是我绣花师兄师弟都会看不起我的,师父也会骂我不讲职业道德】【出家人还争这个脸皮争这个形式做甚,你经都白念了,再说无处不是佛,做哪样不是修行呀】【要是师父能你这么想就好了】

【小和尚,你知道我为什么无烦恼吗】【你说】【因为我觉得我说的都是对的,别人说的都是错的,这样不就结了么】【我觉得你真说得没错】 仿扯经

【师父,世界末日是怎样的?】【天打大雷,地裂大缝,山摇地动,日月无光】【那应该就不用上早课了吧】

【澈丹,和师兄弟们打架了?】【是。】【所为何事?】【他们说我不应该追小北,其实他们是嫉妒。】【嗯,既已看破是嫉妒,又何必跟他们争呢?】【我没争,他们争。】【唉,力的作用是相互的,你真的没争么?你还是执念太重啊。算了,来,为师传你一套女子防身术,省得你老吃亏。】

【师父,落叶了,秋天了。】 【说反了。】

【师父,澈丹公然追求大方丈之女,枉顾清规戒律,破坏寺内安定团结,请师父予以管教。】【行了吧,看你们这没出息的样儿,还学会给人扣大帽子了?还学会正义凛然了?还有没有一点儿出家人的样子!】

【小北,天气晴朗,你比】

【小和尚,听说你喜欢我?】【不好说喜欢,只是看见你会乱】【听说你还想娶我?】【不好说想娶,只是想永远和你在一起。】【妈逼,油嘴滑舌,你丫天秤座的吧?】【阿弥陀佛,心直口快,女施主别不是天蝎的吧?咱俩正合】【合你大爷,你们佛门弟子还信这个?我爹怎么带的队伍。】

【师父,你说大方丈知道我和小北的事儿吗?】【大方丈什么不知道。】【那他怎么不管?难道他看我还行?】【别臭美了,大方丈那是对自己的女儿有信心。】

【澈丹,此番云游,有何感想?那儿好玩儿么?】【师父,你竟然也会问这种问题,用你的话说,这红尘里哪有什么好玩儿不好玩儿。】【唉,主要是你师娘想把蜜月补上。】

【沉冰浮水(www.wdssmq.com)整理】

【师父,寺里好安静啊。】【那你还说什么话。】

【小北,天气晴朗,你比天气还晴朗,你走过来,简直一叶障目,简直遮天蔽日,简直是我目力所及的一切风景。】【…..你丫这是拐着弯儿的说我胖吗?】【…..不是啊…..别…别打啊…..】

【澈丹,佛喝大了,佛颠倒了,佛才说了那么多有的没的佛法,你也不必太当真】

【师父,风吹幡动,究竟是风动,还是幡动?】 【风也没动,幡也没动,你丫了喝这么多,现在看什么不动?】

【师父,我心里乱。】【去墙根蹭蹭去,没看我这儿入定呐嘛,别烦我。】【师父,你干嘛要入定?】【我心里乱。】

【师父,我们是不是不够淡泊啊?】【是。】【你回答的还真痛快….】【因为上次你大方丈问我,我们遗寺要不要淡泊一些,我就犹豫了一下,就被罚了一个月工资。】

【师父,可我觉得淡泊名利很酷啊。】【你这是吃饱了。】

【阿弥陀佛,众妙皆备,诸位善男子善女子来我遗寺施舍,无论求财求缘求平安,我佛慈悲,一定……都可以商量,敬请诸善男子善女子摩肩接踵守秩序,如果实在不想守秩序,请到西厢房办理会员卡。————遗寺宣。】

【空舟!你那徒弟,叫什么撤丹的,怎么老不见影儿,是不是出去云游了?怎么也不跟我爹请假!好放肆!】【哈哈哈,小北,你动凡心了。】

【师父,那些当官的干嘛老组团去少林啊?】【说是去学打机锋的,他们比咱们用的着。当然也有求平安的。】

【师父!师父!寺外来了好多人啊……】【知道。】【靠,你装什么八风吹不动啊,快出来看啊,这可都是香火钱。】【慌什么慌,等你师娘给为师化好妆。】

【师父,原来今天少林有演出,海报那么老大字:百闻一见七十二绝技,秘不示人十八铜人阵。】【效果好吗?】【别提了,表演七十二绝技的老和尚数学不好,边练边数,没一会儿就走火入魔了,非说自己是孙悟空,奔着西边儿就去了】

【十八铜人阵呢?】【天降大雨,全掉色儿了,你想去吧,可壮观了。】【嗯,为师早跟他们说要相信科学,按时收看天气…】【别骗我了师父,我可听说这雨是我空巫师叔求的….】【祈雨抗旱造福一方,还顺便揭露了劣质染料的危害,我佛慈悲不图虚名,你切莫声张。】

【师父,这染料不是你卖给….】【澈丹,来,给为师念一段儿法华。】【师父…..】【再说就让你默写。】

【澈丹,一场秋雨一场寒,要加衣了。】【师父,你怎么突然这么关心我,我这身体还挺…..】【我是提醒你别忘了给小北买新衣服,至少也要主动提出逛街,不要像为师这样…..唉,你以为我跟这儿冲着墙是在念经吗,去给为师找点儿吃的吧,别让你师娘看见啊。】

【师父,你说,我和小北,我是不是自作多情?】【自作虽苦,但看你这个贱兮兮很享受的样子,多情想必是快乐的,你还抱怨什么?】【别跟我打哈哈,我知道今天小北来找过我,她说什么了?】【别问,万一不是好话呢?】

【小北,我觉得少林的素菜做的还不错啊,我请你去吃好么?】【不吃,就爱吃肉。】【小北,我觉得十里坡那个戏班子的青衣唱的还可以,我请你去听好么?】【不听,没我嗓子好。】【小北,你生我气了?】【不生…..哎?生!】

【完了,小北,我们有分歧了,肯定是我错了,我决定听你的!】【真的?】【真的】【那我可唱了】【……….】

【澈丹,天冷了,看着点儿咱寺那些老和尚。】【这点儿温度,还能冻死吗?】【冻倒是冻不死,但他们经念的太多,有些执,去年一个师叔祖,在院子里念了半夜经,忽然觉得冷,就坐到柴火垛上喊,天冷若此,唯有自焚取暖吧。】【….他就这么圆寂了?】【没,大方丈骂了一句傻逼,罚他烧锅炉一年。】

【皆是虚妄,为何不能交媾?】【有本事自己寻缘。】【万法皆空,为何不能食肉?】【庙里没有闲钱。】【梦幻泡影,为何不能蓄发?】【你师娘摸不习惯。】

【沉冰浮水(www.wdssmq.com)整理】

【小北,你唱的真好,能教教我么?】【得了吧,你念经都跑调。】

【澈丹,为师是为了让你哄小北才给你看我的情书,你自己用心研究就好了,干嘛到处嚷嚷啊?】【师父,你还挺不好意思。】【不是,那当年不是给你师娘写的…..】【我说你怎么有点儿肿…..】

【师父,你好久没给我讲经了。】【你不是最烦听经么?】【我觉得将来要和小北生活在一起,还是得有一技傍身,你看,你不就是靠经念得好才能留住师娘,才能做得禅师的吗?】【这孩子,这话别跟别人说,来,为师给你讲一段儿楞严,这活我熟。】

【澈丹啊,念经只是基本功,做好和尚还得会解签,趋妖,看风水,做慈善,心理辅导,编造彼岸,装看得开,装悲天悯人,装笑口常开。佛法无涯,你慢慢学吧。】【师父,做和尚好难,要不咱们出家吧?】

【小北,你是禅,你秀色可参。】

【这诸般经义,确实是安身立命之技,练到能随口占偈,指点迷津,越指越迷也就行了。但我就怕你动机太纯,一心执念,将来小北转身一走,水打飘萍,你别真的陷进经里,那就神佛难救了。】【没事儿,小北走我就跟着呗。】【得,这就已经没救了。】

【澈丹,你喝酒了?】【嗯。】【啤的白的?】【要不我吐出来你尝尝?】

【傻孩子,能吐出来的就不是酒了。】 【师父,你说我是不醉了?】【这你得问小北。】 【小北不理我。】【嗯,你没醉。】

【师父,这次中原辩经大会咱庙派得你去吧?】【不是,当然是派你空响师叔。】【他?他念经还不如我呢吧?】【但他嗓门儿大啊,大会上好几百和尚,辩到最后,还能喊出来不破音儿的就算胜利。】

【师父,我能跟去么?】【想见见世面?】【嗯】【算了吧,年年辩经大会都得打伤几个和尚,庙里今年派你空手道,啊不,空道师叔陪同保护。咳,上回要不是少林不要脸竟然带了家伙去,咱庙去年就是第一了,他们哪是空道的对手。】

【咱庙得过第一么?】【建寺第一年,大方丈的师父为了闯名头想了个狠招,辩经当天故意迟到,待群僧辩至酣处,一脚踢碎大门,注意,是踢碎,立在大厅就喊了一句:大音希声。那帮和尚都傻了,没傻的看着那一地木头渣儿也都装傻了,第一就是咱的了。】

【这招好,再用啊。】【别提了,后来确实有人模仿,同样动作,喊完正等鼓掌呢,那评委老和尚气得哆哆嗦嗦地骂,你们这行为艺术还有完没了?踢坏门不赔也就算了,还老拿《道德经》里的词儿冒充佛法,以后我们还能跟道士见面儿么!给我滚出去!】【哈哈哈这倒霉蛋是谁啊。】【咱们大方丈。】

【大方丈还干过这事儿?】【谁没年轻过啊,回来痛定思痛,觉得脚疼不如嗓子疼,辩经还得拼硬功夫,就苦练声乐了。小北唱歌儿好听吧?遗传他爹的。你空响师叔就是那会儿进的庙,学的就是这本事。】

【那大方丈后来还去辩过经么?】【去过几次再也不去了,自从他有了小北,就成了现在这副大彻大悟的样子,还给自己改了法名,叫南无,翻译过来好像就是皈依的意思。】

【那大方站以前叫什么?】【南子,他那黑社会师父给起的,说是听着霸气。后来大方丈才知道他看过《论语》,起这名儿其实是糟践大方丈长的不够霸气。】【哈哈哈,就怕流氓有文化。】

【师父,我怎么每次午觉醒来都觉着头沉啊?】【你执念太重。】【那怎么办啊。】【….以后就别午睡了吧。】

【师娘!快快,小北让我陪她去逛街,快给我找件儿干净好看的僧衣。】【傻孩子,这大热天儿,你还得拿那么多东西,穿什么僧衣啊,你师父上次陪我逛街就是臭美,还拿了禅杖,回来就中暑了。】【师父…】【澈丹,锻炼身体,磨砺耐性,也算修行,去吧去吧,唉,中午多吃点儿饭啊。】

【师父,空响师叔回来了?怎么没见空道师叔?】【空响连辩三天三夜,直至群僧哑口无言,就听他一人儿喊了,当然第一。但是少林的辩手不服气,哑着嗓子指你空道师叔的头发,意思留发的不是佛门弟子,一大厅的哑巴和尚都盯着空道呜呜喊,空道顾全大局,当场剃度。回来就一直躲屋里哭,不见人】

【对啊,空道师叔为什么能留头发?】【说来话长,空道是从日本偷渡来我中原求佛法的,结果这个笨蛋还赶时髦信儒家,身体发肤不损,这不倒霉催的么,哪个庙都不要他。大方丈看他一身武艺,性情朴质,就留下了,顺便学日语。】【大方丈还会日语?】【哈依。】

【不行了,你空道师叔是咽不下这口气了,为师得跟他去趟少林。】【好!讨回公道!】【小点儿声,喊什么,讨什么公道,哪来那么多公道,佛门中人,不可争强好胜,能不声不响的给那个输了不服气的孙子来一闷棍就好。】

【沉冰浮水(www.wdssmq.com)整理】

【师娘,我师父呢?】【闭关七日,潜心佛法。】【那我修行怎么办?】【我教你呗。】【你?】【怎么着?不就普度众生那套嘛,别说普度众生了,大彻大悟咱也会啊。】

【师娘,你还是教我点儿正经的吧,怎么才能讨姑娘喜欢啊?怎么才能让小北待见我?】【讨姑娘喜欢的道理我可以教你很多,但这就像你师父教你的那些大道理一样,具体到人和事上,道理都是没有用的。小北是一劫,凡是劫,都要自己去度。】【咳,我也不知道要你们两口子干嘛用。】

【师父,你怎么出关了?悟道了么?】【没有。】【那你怎么六天就出关了,不是要闭关七日吗?】【六天不悟,七天就能悟么?意思意思得了。】

【澈丹啊,你应该也闭闭关,减肥,美白,增加忧郁感和神秘感,还能变得沉默少言。哎呀,这么一说,真该让你师娘也闭闭关。】【你敢跟师娘说么?】【不敢。】

【师父,小北彻底不理我了,怎么办啊。】【你问我我问谁。】【那那些施主有了烦恼,怎么都来问你。】【那不是问我,是问我佛。】【那我也问我佛。】【问我佛是要收费的。】

【师父,今儿是佛诞日啊。】【那你孵去吧。】

【师父,昨夜梦见佛祖了。】【佛祖开示你什么了?】【还没说话,就变成小北了……】【南无,佛祖仗义。】

【小北,今天我生日】【生日好啊,咱们上山看猴子】【看完了呢?】【恩…… 再看一遍】【…………】

【师父,我前些日子去世博逛了逛】【恩,有什么感悟】【挺好的一个大城市,就是他们老问我一句话,我不大明白】【什么话?】【侬上海户口有伐啦!!】【…………】

【澈丹,你这是又跟人打架了吗?】【不是,师父,我觉得,空道师叔既然交了我功夫,我就要用,对吧?】【不一定对,你接着说。】【佛门弟子,慈悲为怀,看见两只狗残忍的互相撕咬,我就应该挺身而出,制止暴力,这个对吧?】【这个可能对,但显然狗不是这么认为的。】

【我觉得你不可能慈悲到这个程度,也不太可能自信到这个程度,老实说吧,当时是跟着小北吧?】【是…..】【是想显摆一下习武成果吧?】【是…..她还给我加油来着…..】【你确定是给你吗?】

【师父,我想练内力。】【找你空道师叔去,跟我说什么。】【他说我根基浅,身体羸弱,要练内力,营养得跟上……】【那就找你师娘说去,吃的时候再来找我。】

【师娘…….】【听见啦,你别听你空道师叔扯,哪来什么内力,都是伪科学。他是想吃好吃的自己不会做,想来咱们这儿蹭又不好意思直说。这个迂夫子,瞎矜持,你明天给他拿只熏鸡去。】【还是让师父去吧,我怕我路上就得被师兄师叔们抢了…..】

【师父,昨晚做了个梦,梦见我们把少林给铲平啦,然后……】【别说,说了就不灵了。】

【小北,我昨晚做了恶梦,梦见我们铲平了少林,解散了他们的僧众,也解散了他们的佛祖,然后我却死活也走不出他们的大雄宝殿,死活也找不到你,我师父说,梦说了就不灵了,所以我赶紧就说了。你要呆在我力所能及的地方啊,小北。】

【澈丹,你感冒好些了吗?还打喷嚏吗?】【还没好利索呢,小北你可真关….】【那你就别离我这么近。】【…….】

【师父,你这大不敬,今天是佛祖诞辰,佛祖生日!】【嗯。】【你嗯什么啊,咱们不表示表示?】【你跟佛祖熟吗?佛祖用的着你表示吗?为师过生日你表示了吗?师娘过生日你表示了吗?你们啊,就整这些虚的来劲。】

【小北,今天天气晴好,但过一会儿可能会下雨,我现在在想你,但过一会儿可能会更想。我师父说,世上其实并没有比天气更难测的东西。我觉得他说的对,他总是说的对,小北,不管下不下雨,过一会儿我都会更想你。】

【师父,刚那洋人来干嘛的?】【来传教的,说让咱们别信佛祖了,信耶稣,真可爱,好像咱们本来信佛祖似的。】

【怎么不让人家进来啊?】【你can speak English 吗?为师也就是勉强能听懂,大方丈倒是会说,但是这些传教士都一根筋,你大方丈懒得费工夫开悟他,打他又不合适,就撵走了。】

【沉冰浮水(www.wdssmq.com)整理】

【不是一根筋吗?怎么能撵走?】【大方丈说,我中原大乘正宗佛法皆出自少林,少林如若改信耶稣,我等小庙没有不信之理。那洋人一听有道理,就去少林了。】【大方丈这是借刀杀人吗?】【呦,你还看上兵法了?心里明白就得了。】

【空舟!你们遗寺太过分了,这传教的打也打不得,劝又劝不走,弄我们少林来让我们如何是好?】【阿弥陀佛,吵吵什么,你们不是爱接待外宾吗?拿出中原第一大寺的排场来,好生款待他,说不准哪天被感化了,就回西洋替我们传佛法了。】

【师父,最近咱怎么不做早课净跑步啊?】【出家人,太胖不合适,影响信誉。保持身材,眼神空灵,头顶锃亮,僧袍整洁,都算职业道德。】

【佛法不二,佛不分是非,不分喜悲,佛见有缘的教他度化,见无缘的教他轮回。后来佛见你了,佛二了,佛更不分是非了,你是便喜,你非便悲,从此你就是佛法了,佛不普度众生了,佛颓了,佛被你普度了,但是佛欢喜了。————空舟禅师当年的情书,引来给你。】


爱发电

本文标题:《空舟师父澈丹徒【搞笑语录】》作者:沉冰浮水
原文链接:https://www.wdssmq.com/post/KongZhouShiFuCheDanTu.html
特别注明外均为原创,转载请注明。

分享到微信

扫描二维码

可在微信查看或分享至朋友圈。

下一篇: 那些超牛的密码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网站分类

搜索

本周旧文

wdssmq/blog-astro: 一个基于 Astro 的静态博客;

本质上,面临一个代码问题时,我们需要的是另一个人愿意为「你」的问题投入精力,并且有相应的技术知识。。

接上一条,Resilio Sync 换 Syncthing 感觉也是略大的工程。。Orz

去年 GoodSync 送了一年授权,然后也确实用上了;本来想着到期就换 Syncthing,结果前几天临期提醒,花 ¥381 续了三年 Orz,两者定位和使用姿势还是有些差别的。。更早是用 Resilio Sync 和 BCompare,但是前者内存占用太高,后者并不是自动同步的定位。。

2024 年了,姑且备份下嘟特存档。。

……,一个不知名的小众样式库 + 内联样式混写这种入坑姿势确实很有槽点,但是,「已经开始学」并且能够持续是绝对值得肯定的。。

在贴吧看过很多提问了,就有种错觉:好多人为了提一个问题专门注册了贴吧,问题本身可能得到有效回答,也可能没有(和提问的点及具体姿势有关。。但无论如何,之后就和注销了账号一样没有然后了,好像之后永远不用学相应的东西一样。。

《恶魔娃娃》

- 他们正研究你究竟是真正的大人,还是伪装成大人的小孩

- 我自己都研究很久了

乐高 DC 里,(基本就蝙蝠侠家,,年龄最小的那个无论是谁感觉人设都会变得一样 - -

所以,就感觉和祥林嫂一样,每天都需要向外「签到」自己的情绪感受,然而又并没有什么「需要」我这样的签到……

爱发电支持者

最新留言

友情链接

  • 订阅本站的 RSS 2.0 新闻聚合
召唤伊斯特瓦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