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题【小小说】

吐槽/反馈/建议:我的咸鱼心    爱发电-@wdssmq

S局是个正处级,庙大方丈也多,一把手不算,光正副局领导就有七八个人。

前年,市里又给调来一个副局长。

新来的副局长姓杨,叫杨国栋,人见了称他为杨局。杨局不到40岁,人长得魁伟,也挺帅气。杨局一来,立时成了全局人注目的焦点,尤其几个年轻漂亮的女孩子,听说杨局刚刚离异还是独身,眼圈子立时火辣辣地亮起来,盯上了这位新上司,一下比平时都温柔了不少。

过了没多长时间,全局的人似乎都觉得这位新来的杨局有点“异常”,很奇怪。奇怪之一是看着杨局很威严,但他却不摆官架子,平易近人,又很体贴关心下属冷暖。奇怪之二,杨局异常的清正廉洁,生活简朴,与其他领导截然不同。如局里惯例:凡副局长以上领导,每月都可报销一定数额的酒饭费,每月都要有三条大中华、一斤碧螺春或铁观音。可杨局来了近一年,不但没有一分钱的公费吃喝,就是上级来人和为外宾举行酒宴,除了非应酬不可的,他也大多都借故推托。至于应享有的那些高级烟、茶,杨局更是从不动它,全都作了外来招待。自己平时抽烟喝茶,全是自费的低档品。奇怪之三,也是人们觉得他最大的“异常”,是他不贪财,不好色,对任何女色都毫不动心。如今一些官儿外面“包奶”、单位里与女下属营营苟苟,这似乎已是人们见怪不怪的事儿,可杨局配偶离异,却能甘守寂寞,即使上班在局里,他办公室的门也都是天天开着。有女下属见他,最多说几句幽默笑话,极有分寸,绝无轻妄,更不会越雷池一步。这样一来,一些想跟他热乎的女孩子也就不得不规规矩矩,不敢轻挑。

有了这些异常和奇怪,时间一长,单位上便自然地生出了不少议论,有人说杨是故作姿态,哗众取宠,有意弄个样子让人看。有人说杨别看年轻,却会老谋深算,他这样做,无非是想贬低别人,显示自己,说穿了就是包藏野心,想篡位当一把手。

杨局似乎并没多在意人们如何议论他,仍然一如既往,毫不改变。但之后新的议论又出来了,有人根据他对女色淡漠,突然地猜测他可能功能失常,患有“阳痿”。议论经过众人口,不断地加工润色,原先的猜测终于变成了言之凿凿的“真事儿”。有人说杨局的离婚,就是他的妻子提出来的,原因也就是一个:杨不行!

杨局阳痿的“确凿”消息不胫而走,局里那几个漂亮女孩子,原先有打主意想当夫人的,都纷纷打了退堂鼓。杨的周围原先有人给他介绍的几个对象,一听到这消息,也都不再抢着登门,由此,杨局的配偶问题便拖了下来。

一晃两年,局长换了,杨局没当一把手,也没人听说他有任何媚上和行贿活动。原先猜测他有野心的种种议论,渐渐走向了低谷,但对他的“阳瘘”问题,议论之势却仍然兴盛不衰。后来,杨局突然结婚了,新娘子不只年轻漂亮,而且很有些风韵。面对这突如其来的“意外”,局里人先是愕然,继而新的议论又随之诞生:有人传说,新娘子并非不知杨的问题,而是她自身也是个性冷淡者。她之所以嫁给杨局,为的就是他不能拈花惹草,生活放心。传说的人对此甚至描述得有鼻子有眼,说这些话完全出自新娘子之口。

一年后,杨局突然喜得贵子。这消息犹如原子弹爆炸,在局里引起了极大的震波。有人又开始窃窃私语,说这孩子肯定是别人的种!不少人为此甚至以贺喜名义前往“观察”,看孩子到底像不像杨局。结果,众人的结论未能形成一致,有的说似乎像,有的则说绝对不象,其中有精明人一语服众:他说是不是自己的孩子,杨局心里最清楚,杨局脸上的表情就是准确答案。于是,人们就集中注意杨局的脸,只见那脸与过去无甚不同,并没表现有喜得贵子的那种高度兴奋,也没见他为孩子设庆贺酒宴。最后定论又形成统一:杨局的阳痿问题铁证如山,毋庸置疑!

局班子中,后来也出了几个好心人,他们觉得以前对杨有看法,认为他有野心,历史证明这是一起“冤案”。为了表示歉意,也出于内心对杨的身体和名声的真正关怀,他们先后都含蓄或直接地提醒杨局,要他务必重视自己的“问题”,有的甚至为他寻来了专治阳痿的民间秘方。面对同僚们异常而莫名其妙的“关怀”,杨局一时哭笑不得,他惊异问他们:“阳痿,到底是谁‘阳痿’?!”

同僚们也一时被问糊涂了,又一时似省悟了什么。是呀,我们这些人怎么啦?这个社会……阳痿?到底是谁“阳痿”了呢!


爱发电

本文标题:《问题【小小说】》作者:沉冰浮水
原文链接:https://www.wdssmq.com/post/20100207394.html
特别注明外均为原创,转载请注明。

分享到微信

扫描二维码

可在微信查看或分享至朋友圈。

相关文章

社会阳痿了
回复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召唤伊斯特瓦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