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7日梦影记

  其实也不知道是哪天的梦了,,本身就有严重的拖延症,这几天又一直忙着分离博客。

  【话说也说不上为什么自己选了最麻烦的那个分离方案,等下还要解决个自动切分摘要的问题先】

  只能说本篇的主要内容是很早就决定好的,早到差点没能想起来要写什么。。

  --------

  片段1:

  开着家里的电动三轮在某条偏僻的河边小路上,不知道为了什么目的,开始一直在倒车;

  之后决定往前开时发现我雨伞的伞盖掉到了河沟里,手里只剩下伞柄;

  下车准备去捡想起应用先电动车手刹拉上,,然而回来车已经变动了人车三轮(那辆车一直在旧院扔着倒垃圾什么的用。。)

  伞盖掉在河面与河岸的缓冲地带,不远处好像有几个人(可能是从其他地方下去走到这里的);

  面前的位置要下去很不容易,河沟的侧壁比较陡的部分横生着一棵树,我踩在树上准备再向下找地方落脚,然而树根被撬了出来,树和我一起砸了下去。

  -----

  片段2:

  教室里,钢笔写出来的字很糊,然后和同桌讨论是买新的钢笔还是用圆珠笔,结论好像是网购一支钢笔用用看(那时哪有网购。。小学时确实做过同桌的一男生,去年在某幼儿园门口碰到他送孩子,还叫了我名字)

  然后应该是临近放学前的最后一节自习课,数学老师过来发卷子,不清楚是作为作业还是已经批改完的。发完正好响铃,然而老师仍然没走也没人敢动;我也只能看着眼前平铺的几样东西发呆;(自习课是上初中后才有的,,然而基本都被老师占来加课。。梦中出现的教室也以初中时居多)

  镜头转到小学的院子里,好像是要等语文老师发什么东西,确定的概念是这次有两份。一个不认识的女生站得离我比较近,眼影略浓,还冲我眨眼。

  手里多了本不知道是帮谁保管的书还是什么,而此时我已经等的不耐烦了,,把手里的东西向上一扔就跑步离开,,然而怎么也跑不快。。

  出校门走了一段后另一个男生骑自行车从后边赶上,经过我时跟我说需要某样东西可以找他,也不知道是课代表语气还是商人语气(这个男生也是小学同学,好像没当过课代表,某次去银行办业务时有碰到他当柜员,然而之后我就那次业务还打了个投诉电话。。)

  (所有出现“离开学校回家”情节的梦好像最后都没能到家,而所有在家里准备去上学的情况都是要迟到了或者不知道要带哪几门课的书。。)

  -------

  其实昨晚也有就值得记录来说很不错的梦,然而因为一开始就决定后记录上边的那两个后不是很想增加内容了。。

  简单说就是也是在教室里,,然后前边发生了很多事,,最后开始捏死周围的同学,,捏碎头骨那种,,心里想着反正这是梦。。。

  --------

  (不知道纸带打印机能打印正常文档么,,为了打发票买的然而一年也用不到几次。。)

原文链接:http://www.wdssmq.com/post/20161107437.html

神来一句:

  • [贱人就是矫情]
  • [人艰不拆]
  • [朕知道了]
  • [不明觉厉]
  • [这真是极好的]
  • [也真是醉了]
  • [点个赞]
  • [你那么萌你家人造吗?]
  • [涨姿势!]
赞助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