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8月26日梦影记

  经常想把做过的梦记录下来。。然而经常梦醒时天还没亮,等天亮时就没了记录的兴趣。

  为什么天亮后梦的回味性会降低? - 心理学:https://www.zhihu.com/question/37323663

  昨天写了--【知乎提问】如何看待以踢馆的心态去看心理医生的人?--,然后晚上就做了很有意思的梦。。而且醒来的时间也是非常恰当,果断开电脑记录一下。。

  ------------------

  应该说整个过程其实都是在教室吧。。

  然后某一个时刻变成了我在浏览一个游戏的内容,,在各个界面查看游戏模式介绍什么的,,其中一个界面还没汉化(明明是网络游戏)。。

  另一个画面是一个房间的俯视图,房间比房间中趴着的女性游戏人物的轮廓大不了多少,房间并不是方形的,好像是曾经趴过的各个人物轮廓的抠图叠加起来的,说是房间更像是从岩石中凿出的棺材,当前趴着的女性体形比最大处其实还是小两号的。图片下方好像是生命值恢复进度什么的。

  下一个界面是一个类似牧师的角色,显示了一个头像及以数属然后是操作之类的,,好像是可以直接消耗法力来增加自己或其他角色的生命,然后法力槽几乎见底了。。

  下下一个界面是一个游戏模式的介绍,具体怎么玩还是不清楚,但是规则是进入游戏要花费一样物品,,可以理解为一种高级符文,然后游戏目标之一就是在游戏中获取尽可能多的低一级的符文,低级符文可以兑换回高级符文,但是种类要达到要求,,可以理解为七种颜色的低级符文换一个高级符文,而符文都是要占用一格物品栏的。。。

  再然后游戏变成了枪战,还有过场动画。。敌人几乎都是队友干掉的,包括一个在过场中和我方有过交流接触并且关系本应该不错的女性。。。但是我需要用笔在敌方卡片画像上画三角是什么个意思??

  再再然后变回了教室,我拿着把手枪和对面互射,,仍然是在队友掩护下蹲课桌中间,,话说我他么没戴眼镜玩个卵啊。。。

  对方只剩下一个人,是我小学时关系还可以的一个同学 ← 什么情况,,交流了些什么后我把手放下枪口朝地,然后同学也放下了手,,但是我默许了队友开枪干掉他。。然后我说了句现在想想感觉不太对的话:我可以第一个放下枪,却无法成为最后一个。 ←← 应该是经过加工了,而且写下来看好像还是很有范儿的。。

  我开始给枪上子弹,真枪的子弹形状,虽然很是笨拙【前边装13根本是因为没子弹了吧喂。。。这时好像队友是完全没子弹了。

  然后下一节课的老师仍然淡定的来上课,明明从门看外边校园已经各种混乱了【这剧情导演特么是谁啊。。。剩下的同学也不知道是中立还是站在我这边的。。总之感觉接下来需要我一个人守护了。。。

  老师用投影讲些什么,然后叫了两个同学上来回答问题,,其中一个手一直在口袋里来回换,一副下一刻就会掏出把枪射另一个的样子,搞得我好几次举起枪对准他。。而所有人对我好像并没有什么反应。。。我实在忍不住上前拿枪指着他问他口袋里有什么,,他让我把枪放下就就拿出来,,而我又装了一次,,结果他拿出一个电击装置的开关按下,,然后我就晕过去并且醒来。。

  -完-

原文链接:http://www.wdssmq.com/post/20160826753.html

神来一句:

  • [贱人就是矫情]
  • [人艰不拆]
  • [朕知道了]
  • [不明觉厉]
  • [这真是极好的]
  • [也真是醉了]
  • [点个赞]
  • [你那么萌你家人造吗?]
  • [涨姿势!]
赞助一下